洛阳人怎样快速识别入声字

本文运用音韵学、方言学、文字学知识,结合洛阳人的发音特点,滤出识别古入声字的识别方法。

关键词入声字;识别;方言
众所周知,讲究平仄是诗歌最重的特征之一,我们在诗歌的创作和鉴赏过程中,入声问题是辨别平仄的唯一障碍。目前我国大约有一半的地区还保留着入声,对于这些地区的人们来说,辨别平仄十分容易。然而对于入声已经消失的地区来说,识记入声字就显得尤为重。本文试图运用方言学知识,帮助洛阳人尽快地识记常见的入声字。

一、我们可以从《古今字音对照手册》中找规律。

翻开《古今字音对照手册》,我们发现入声字的出现并不是杂乱无章的。比如打开该手册的第二页即可看到音节fa后的所有例字的声调项都为“入”,由此我们即可得出一规律凡是音节fa组成的字,都是中古入声字。
运用此法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归纳出一下几条规律
1.韵母uo在与声母zh、ch、sh、r、k相拼时所构成的字,都是中古入声字。例如
zhuo拙、卓、涿、捉、着、酌、灼、斫、焯、琢、啄、浊、濯、擢、镯;chuo绰、戳、辍、啜;shuo说、烁、铄、朔、槊、硕;ruo若、弱、箬;kuo阔、括、廓、鞹、彉
2.韵母ie在与声母b、p、m、d、t、n、l相拼时所构成的字,绝大多数是中古入声字。例如
bie鳖、憋、别、瘪、蹩;pie撇、瞥、苤;mie灭、蔑、篾、乜;die叠、谍、迭、跌、蝶、牒、垤、喋、耋(“爹”除外,它非入声字);tie铁、贴、餮、帖;nie捏、聂、镍、啮、孽、涅、陧、蘖;lie列、烈、裂、劣、趔、捩、咧、埒、猎、裂、冽、躐
3.韵母为ue的音节所构成的汉字,除了“瘸、靴”二字外,其余都是中古入声字。例如
nue虐、疟;lue略、掠、劣;jue决、觉、绝、厥、抉、掘、倔、诀、爵、谲、噘、噱、镢;que却、确、阕、雀、鹊、悫、炔、缺;xue学、雪、血、穴、薛、谑、削、踅;yue月、曰、越、约、阅、岳、悦、刖、钺、粤、瀹
4.韵母ei在与声母d、g、h、z相拼时所构成的字,都是中古入声字。例如
dei得;gei给;hei黑、嘿;zei贼
5.由b、d、g、j、zh、z这七个不送气声母所构成的阳平字(也叫“第二声调”的字)都是中古的入声字,例如
b拔、跋;勃、渤、博、薄、泊、驳、箔、伯、帛、舶;别、蹩;白、雹;d答、妲、怛、达;得、德;掇、夺、铎;笛、迪、敌、嫡、狄、镝;独、读、犊、椟、渎、毒;g革、葛、阁、格、隔;国、掴、帼、虢、馘;j荚、颊、铗;集、辑、急、级、汲、疾、吉、即、极、脊、籍;局、桔、菊、掬、鞠、局、鞫、跼;zh闸、扎、札、铡、霅;折、哲、辄、蛰、谪、磔;酌、斫、浊、涿、啄、琢、焯、濯、着;执、职、直、埴、踯、植、侄;逐、筑、舳、烛、竹;宅、翟;轴、妯;z杂、砸;则、舴、责、择、泽、啧、帻;昨;卒、镞、族、足

二、利用今洛阳方言与普通话韵母的差异来识别中古入声字。在进行方言调查时,我们发现洛阳方言里有些韵母
是普通话里所没有的,更巧的是其中有的韵母下的所有例字在中古时期都是入声字,如洛阳方言里读[io]韵的字“觉、角、确、搉、学、岳、乐”等。有些韵母只是某些条件下与普通话不同,而这特定条件下的韵母字都是入声字,如韵母e在与声母d、t、l、z、c、s相拼时洛阳话都相应地读成ai,如
dai德、得tai特、忒、慝、忑、螣、铽;lai勒、肋、埒、捋、仂、扐、泐;zai则、择、责、泽、帻、啧、窄、贼、笮、赜、迮、崱、舴、仄、昃;cai测、侧、策、册、厕、恻、粣、策;sai色、塞、瑟、涩、啬、穑、濇、圾、璱、铯
所以,我们凡是遇到普通话里读e,而洛阳话读ai,我们可以判定其为入声字。

三、利用洛阳方言与普通话声调的来源不同来识别入声字。洛阳方言的声调与普通话大同小异,“大同”在都是“平分阴阳、入派三声”,“小异”在中古的入声在“派三声”时次浊入声在普通话里归入了去声,而在洛阳方言里归入了阴平。据此我们可以判定,普通话里读去声而洛阳方言读阴平的字为入声字。如“立、粒、笠、捺、辣、癞、灭、列、烈、裂、热、蔑、越、曰、粤、悦、阅、逸、密、物、勿、莫、寞、诺、洛、落、络、烙、乐、略、掠、药、钥、墨、默、翼、匿、力、陌、麦、脉、亦、译、溺、觅、木、鹿、目、穆、陆、绿、录、辱、褥”等。

四、利用排除法。入声字都是中古时期以[-p]、[-t]、[-k]等塞音收尾的字,由于古今语音演变的结果,这些塞音逐渐消失了。发展到现代汉语,原先的入声字都变成了元音收尾的字。由此我们可以判定,现代汉语中塞所以辅音结尾的字,也就是以-n和-ng结尾的字,都不会是入声字。像“山、跟、今、长、刚、东”等字就绝对不会是入声字。另外通过研究《古今字对照手册》我们还发现,韵母er、uei、i-前三个韵母后面没有入声字,因此当看到“二、对、亏、资、词、思”等字时,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肯定它们不是中古的入声字。

五、利用字形系联法来判定。一般来说,如果一个独体字是入声字,那么以该独体字作声旁的一组形声字也都是入声字。“各”是入声字,则可断定“阁、格、胳、搁、鸽、蛤、客、洛、落、珞、骆、络、貉”等字也是入声字。以下几组的判定方法亦是如此
夹侠、狭、峡、荚、裌、郏、颊、硖、挟甲岬、胛、匣、鸭、押、闸
合恰、洽、搭、袷、答、褡、塔害瞎、辖
白帛、柏、泊、伯、铂、舶、粕、迫、魄、拍
用此系联法还能系联出很多组入声字,在此不再一一列举了。需注意的是,运用系联法时一定以繁体字为准,如“烛、触”等字的繁体字是从“蜀”得声字,我们可据“蜀”是入声字判定“烛、触”通“嘱、瞩、躅、蠾”一样都是入声字。
我们在这里结合音韵学、方言学、文字学知识分析了辨识入声字的方法,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”,只我们能综合运用这几种方法,即便是非入声区的洛阳人也能很快地记住入声字的。
(西南大学文学院;重庆;400715)


参考文献
[1]丁声树.古今字音对照手册[M].北京中华书局,1981.
[2]陈新雄.锲而不舍论学集[A].陈伯元.万绪千头次第寻[C].台湾台湾学生书局,民国73年
[3]孟义国洛阳人怎样快速识别入声字